首页 >> 房产要闻

后悔自尊心让我错失真爱维权

2020-10-24 04:02:03 来源:桂林房产信息网 作者: 点击:3

后悔!自尊心让我错失真爱

一个女孩爱上了军训时的教官,而这个教官却认为那只是女孩子的崇拜而已,于是他拒绝了。多年以后,当他再次得知女孩消息时,女孩却已经离开人世。她的家人说,临走前,女孩子还一直念着教官的名字,想见他一面。

图文无关

倾诉中,筱永一再强调,请我相信,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他说,他曾经把这个故事写在他的博客中,可身边很多人都怀疑地问他,这是真的吗?我说,我相信你。于是,一个夏日的午后,筱永在里向我讲述了那段略带伤感的故事。

初相识,我没有在意

2006年7月的一天,我听到了一个其实早应该知道的消息。她走了,走得那么安静,而又那么突然。

她叫筱钗,是一个很优秀的、乐观的女孩,学习很好,也很知道用功。她个子不是很高,长相虽不出众,但很清秀,至少是很耐看的那种女孩。

我是在即将退伍的那一年认识她的。根据部队的安排,我去驻地某大学接受军训任务,我所带的是一个旅游班和一个中文文秘班,有100人的样子。因为人实在是太多了,那时候我对筱钗可以说并没有太深刻的印象。

与她的第一次接触是我晚上对学生进行内务训练的时候。筱钗是个很热心的女孩,相对其他学生来说她很懂事,又或许是成熟吧。学生公寓每六个人一个房间,所以我要去十几个房间,而她主动提出来做我的领路人就有一点得注意。初次接触我们并没有说很多话,只是一些相互的了解与闲聊,但我可以感觉出来,她很乐观,也很阳光。

军训生活是短暂的,也是匆忙的,离开学校的那天,有很多学生给我送鲜花与纪念品,这是他们的心意。筱钗也来送行,她走到我面前说:教官,我没有准备什么东西。因为我还没有想好要送你什么,但我一定会给你一个留念的。我笑了笑,其实没有必要,认识就是一种缘分,又何必那么客气。况且我是在执行任务,他们并没有欠我什么啊。我没在意。

她表白,我选择拒绝

分别后,我回到了部队,筱钗给我打过几次24小时值守在岳家的两层小楼外。,也写过信,但始终只是相互的问候。

但我没想到,那年国庆节后的一个周末,筱钗真的从家里给我带来了一个工艺品,说是补偿。我没有拒绝。我们在市中心的一个繁华商业街见了面。

筱钗表现得有些奇怪,军训时的她活泼开朗,爱说爱笑,可那天她却显得非常恬静,一直低着头,话少了许多,好几次欲言又止。我也没在意。

当天晚上,我回到部队没多久,就接到了筱钗的。她问我,感觉她怎么样,喜欢她吗?当时我有些吃惊。我能想象到筱钗是鼓足了多么大的勇气才说出这句话的。后来她告诉我,本来她写了一封信塞在礼物里,但想来想去,又拿了出来,觉得还是当面跟我说更好。在麦当劳时她几次想要向我表白,但面对我时始终没有勇气,所以才会又给我打。可那天我还是让她失望了,我婉言拒绝了她。我说我喜欢你,但不是爱。

筱钗不是那种轻易放弃的女孩。几天后筱钗让一个和她是老乡的校工阿姨又给我打了,说她很爱我,假如我也喜欢她的话,可以先确定关系。

我告诉那个阿姨,我与筱钗是不可能的,我家在农村,她家在城市,我高中都没有毕业,而她是个大学生,太多的差距、太多的不现实,我还说,她的爱或喜欢只是当时对军人的一种崇拜罢了,或许一段时间以后崇拜就淡了。我们不可能成为恋人的,只能是朋友。

可能是阿姨跟筱钗转述了我说的话,第二天筱钗很执着地又打给我,她说她不在乎所有的一切,她就是喜欢我。但我还是婉言拒绝了她,我说不可能。她哭了,问我为什么我连一个机会都不给她呢,她说不试又怎么知道不可能呢。我始终没有出声,因为我知道,那一刻我的每句话都可能会伤害到她。最后,我说还是做朋友比较好,然后就挂了。

当时我战友说我是不是有些太狠心了,我无语。我心想,或许现在的狠心会避免以后的伤心。

永别离,只留下怀念

后来,我退伍了。走的那天我没有告诉筱钗,因为我不想看到她太伤心。但她还是从她的同学那儿知道了我退伍的日子。

再后来,我南下去了一直向往的一座城市。我常常在上看到她的留言。有一次上,通过视频,我看到筱钗穿着棉袄,戴着帽子。

我问她:现在在那儿?她说:现在休学,在家养病。我关心地问:养什么病啊?她回答道:自己身子虚,养一段时间就好了,最多一年就可以上学了。其实那时候的她早就知道自己得的是白血病。她当时戴着帽子,我却没有多想,后来我才知道,那时候由于化疗的原因,她已经没有头发了。但是她始终没有告诉我,她还是那么乐观,那么开朗。

接下来很长一段日子,筱钗如同消失了一般,几个月我都没有在上再看到过她了。其实她已经没有力气再上了,这期间她一直是在病床上的。

2006年7月24日的中午我又意外地在上看到了她上她那暗淡多日的头像终于又亮了起来。我以为是筱钗,谁知道对方却告诉我,她不是筱钗,筱钗已经走了。我不相信,以为是筱钗在跟我开玩笑。我要她的,对方说有也不是筱钗了,筱钗在7月19日离开了我们。我还是不相信,最后我问对方是谁,她说是筱钗的朋友。我还是坚持要,通了,的确是筱钗的朋友,她没有骗我。

我又知道了筱钗哥哥和姐姐的,我一一确认,是事实,她姐告诉我筱钗经常提起我。病情严重的时候,筱钗一直说想见我一面,她姐到处找我的,但始终没有找到。最后她姐告诉我筱钗安葬的地方,希望我去她家乡的时候能上炷香。又是一个7月,我南下去了杭州,到了本该早就该去的地方,可惜那曾经最灿烂的笑容却变成了遗像。或许一束黄黄的菊花能带去我遗憾的祝福。



龙岩较权威的白癜风医院
孩子积食发烧怎么办
哈尔滨看白癜风专科医院